当前位置: 主页 > 情感日志 > 文章正文

33年前母亲被辱伯父才是亲爸

时间:2013-03-09 20:13来源:互联网 作者:不详 阅读:60
 
  33年前母亲被辱伯父才是亲爸
  “现在,家里的气氛紧张又微妙,甚至有几分诡异……我成天说话都小心翼翼的,对每个人都赔笑脸……活得很无奈很压抑,下班都不想回去……”外表憨厚的茂盛,努力使自己露出笑容,尴尬的表情却让他的心事更显沉重。
  病重的孩子要输血,医生召集验全家人的血型,发现孩子跟父亲的血型居然不合——这样的电视剧情,我以前总认为是导演瞎编的,没想到现实中真有,而且还发生在我自己身上!只不过,我家里的情况稍有不同,是我母亲要输血。
  去年4月,母亲因病住院,需要输血。父亲拿着母亲的血型化验单,自言自语地说道:“她是O型,我是B型,我儿子怎么是A型呢?”父亲当过兵,清楚自己血型,也知道我的血型,所以很疑惑。这时,站在一旁的医生说“那不可能啊”,更疑惑了,回头便查了自己的血型。一次不相信,又验一次,这才肯相信。
  父亲问母亲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是谁干的坏事,母亲起先死活不承认,只是一句话:“是你的儿子”。父亲几乎咆哮着说:“医生都说了,我儿子不可能是A型血!”母亲沉默了。
  记得那天,父亲瘫坐在妈妈床头,涕泪横流;母亲躺在病床上,面无表情,除了沉默还是沉默。窗外太阳挺大,暮春时节了,不知是天气本身有点燥热,还是我觉得自己好多余,我浑身冒汗。
  我是谁?我的生父到底是谁?33年前,母亲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我和父亲从来不知道?一切来得太突然,我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人生的戏剧化。
  在父亲的不停质问中,母亲最终交待了事情缘由。
  当年,母亲嫁给父亲后,父亲还在部队当兵,长年不在家。就在父亲探亲归队一个多月后的一天夜晚,父亲的大哥经过母亲房间,就进去了。“我不好意思喊人,后来也不好意思跟你说……”母亲对父亲解释。“全家人合伙起来瞒着我,就把我一个人当苕!”父亲一年来对此耿耿于怀。我推测,当时我爷爷也知晓此事,甚至,是他让当事人及家人都“封口”的。
  父亲的长吁短叹
  父亲没有跟母亲怎么样。没有打,也没有选择离婚。都六十岁的人了,我孩子也有好几岁了,再说我还有一个患有精神病的妹妹,一大家子人,住在父亲当年单位的一间小小平房里,他们两人怎么离?
  老实忠厚的父亲开始爱上了酒,家里开始充斥长吁短叹。“我这一辈子算是白忙了一场。”这是他挂在嘴边最多的一句话。
  一直以来,我是父亲的希望。小时候对我的宠爱自不用多说,单说对为了我能够来到武汉安家落户,父亲从来不遗余力。
  十几年前,父亲通过招工来到武汉一家建筑公司。为了把学习成绩不好的我弄进武汉,我在老家读完初中后,父亲让我进入一家职工中专读书。1999年我毕业后,父亲四处找关系让我也进了这家建筑公司。前几年,公司改制,我买断工龄出来。学会驾驶后,这几年一直在开公汽。期间,我结婚生子,两年前又贷款买了一套二手房。为了省钱,房子在出租。
  这些年来,我一直没有存下钱。母亲是个农妇,是父亲在维系着家里的经济运转。
  自我懂事起,父亲在我心里就是一个为了家庭勤扒苦做的形象。他爱我和妹妹,成天想的就是如何让家里经济条件好点,再好一点。“我为了你们做了一生,现在老了,落到这个地步,要是小玲(化名)是个好人,我也就有个盼头,有女婿来管我了……”父亲还常说这一句。
  我妹妹小玲,三年前在南方打工时,因为感情受到刺激诱发了精神疾患,再也无法工作,也不可能嫁人生子了。
  我明确跟父亲表过态,他永远是我的爸爸,我也只认他这位爸爸。
  至于我的生父,年事已高,孩子成群,他无力管我,我也无心跟他一起生活。
  当年的这个“肇事者”,在隐情揭开后,没有正儿八经地跟我的父亲、他的弟弟道过歉。而我的母亲,脾气犟,从来没有给父亲赔个不是,反而总一副“爱咋地咋地”的态度,甚至反过来冲父亲发脾气。
  作为一个男人和儿子,我非常非常地理解父亲在痛苦之外,还有深深的郁闷。但他的冷言冷语,已经让家里蒙上了一层阴霾,挥之不去,令人压抑。
  我们都小心翼翼地对待父亲,惟恐绊动了他的痛处。可是朝夕相对,在一个锅里吃饭,总有锅铲遇到锅沿的时候。
  有一次,我妻子给晚归的父亲留饭,写了一张纸条说“饭在电饭煲里,菜在锅里”。父亲却找岔说,“连个称呼都不写,哦,我不是你们的爸爸了吧?”这分明是他太敏感了嘛。
  还有一次,我儿子兴冲冲地从外面回到家,对我父亲叫道:“爷爷爷爷,我们今天吃了好东西……”话没说完,就被父亲打断:“以后别叫我爷爷了,叫我‘张爷爷’……”
  唉,才三四岁的孩子,他哪里知道大人之间的恩怨情仇,何必在他年幼的心里投下阴影呢?
  我母亲为了少跟父亲产生口角,多半时间,带着妹妹住在乡下老家。前不久,母亲要到医院复诊,带着妹妹来到武汉。
  父亲对母亲当然没有什么好脸色,还说:“你们来也好,不来也好,反正我是不管了,我也没有钱管那么多了……”
  我也知道,父亲手中的确没有什么积蓄了。母亲患病后,两年住了七八回医院,每次都要花去三五千元,全部依赖父亲。家里有6口人,除了我跟父亲上班外,都没工作。因为要照顾孩子、老人以及我妹妹,我妻子只是零零散散打过工。最要命的是,父亲马上要满60岁了,国庆后就退休,工资会相应减少。而他已明确表示,他不会再管我们了。
  我也很恨自己,没有一份高薪工作。我跑的公汽线路,业绩是公司的前十名。我很努力,奖金经常都是队里最高的。但最多也不到3000元呀,居武汉大不易。
  我还时常担心,如果母亲还是这样很硬气的样子,父亲会不会真的跟她做个了断。那我们这个家,怕是真的要散了。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几十年的情感习惯,如何一分了之?( 爱情故事 www.zaoyou888.com )
  除了大家,我还在担心自己的小家。我跟妻子婚前是笔友,感情甚笃。但今年以来,因为家里的重重关系都剑拔弩张,加上经济压力,妻子跟我也渐生裂隙。
  这个风雨飘摇的家,该何去何从?我很想请大家评一评。
  跟茂盛一番商量,记者决定跟他父亲谈谈。我两次联系了他父亲:
  9月20日
  记者:我觉得您是一位仁至义尽的男人,也是一位好父亲。
  茂父:其实我每天都不好过,心里非常难受的时候,恨不得要搞人,反正我老了,坐牢也不怕!
  记者:正是你强忍着自己的痛苦,这个家里才能走到现在呀,您不要再想深了。
  茂父:现在我们还看似一家人,但我很孤独……我老了,没有机会再去生一个属于自己的、正常的孩子了,我连挽救的机会都没有,你说我冤不冤?我内心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情话
  记者:您的儿子茂盛跟我说过,他肯定会为您养老送终的。
  茂父:我希望他能担起这个家庭的责任来,希望他处理好各方面的关系。
  10月13日
  记者:退休了,您有时间好好想想这件事,您有什么打算呢?
  茂父:我希望再找一个老伴,一起生活。但我又不能离婚,怕别人知道这件事。
  记者:您不能原谅她吗?
  茂父:很难,我被隐瞒的时间
  太长了,受的伤害太深了。
  (完)
 
------分隔线----------------------------
相关情感日志
精华阅读
北京赛车直播交流APP 北京赛车pk10APP 北京赛车pk10APP注册 Welcome 幸运快3 江苏快三平台 江苏快三平台 幸运快三 计划 江苏快三平台 北京赛车pk10APP走势图 北京赛车pk10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