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爱情故事 > 文章正文

变脸后我用变态的方法报复他

时间:2012-10-02 21:27来源:互联网 作者:不详 阅读:127
 
  爱情故事:变脸后我用变态的方法报复他
  
  网恋其实是一个不切实际的东西,但是很多人却在这个名词中沦陷。
  
  我周围的朋友大部分都在网恋,当初我对这种东西抱以不屑的态度,是因为就算你在网上热恋了,看似只隔着一个屏幕,实则却隔了数以万计的电缆……
  
  可是我始终还是泥足深陷了。
  
  初认识他的时候我和朋友在玩CS,那段时间因为心情好所以就办了一个战队。
  
  办的还不赖,一个月就有七十多人加入。
  
  每日最开心的事也是通宵的时候和朋友去游戏里面虐人。
  
  常言道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于是在一个无聊的夜晚,一个无聊的房间,一个无聊的地图里我被人虐了。
  
  他给我的第一个感觉是,装A。
  
  第二个感觉,高手!
  
  第三个感觉,是个技术很好又喜欢装A的男人。
  
  我和朋友眼疾手快,很快就将他拉进了战队里。
  
  其实那个时候战队已经快要解散了,因为办战队太累,没心思再办下去。
  
  将他拉进去,纯属我想装A。
  
  队里有个高手,就是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阿!
  
  他就是那个诸葛亮!
  
  后来战队解散了,我没有那么多精力和金钱去维持这个战队的秩序。
  
  他和我继续保持联系,后来我们就好上了。
  
  好上的原因是我喜欢他的声音。
  
  这和一见钟情其实没什么区别,但是又比一见钟情还要肤浅得多。
  
  再后来就是些例行程序了,QQ,手机,短信,你们懂的。
  
  经过长时间的了解,我发现他这个人的性格和我挺契合的。
  
  我一向喜欢看星座,后来偶尔发现我和他竟然是黄金搭档。
  
  瓶子和双子。
  
  这让我有点窃喜。
  
  有一点我忘记说了,我是个长相一般的女生。
  
  没有范冰冰的妖艳,没有李冰冰的气质,没有孔燕松的长腿,也没有仓井忧的清纯,更没有XXX的可爱。
  
  但我不丑。
  
  我虽然个子不高,但是我瘦!
  
  虽然我皮肤不好,但是我白!
  
  虽然我眼睛不大,但是有神!
  
  ……
  
  总之,我不算一个很丑的女生。
  
  然后抱着这样的心情,安慰自己很久以后,我终于决定过去找他了。
  
  准备出发的头天晚上我和他聊了很久,第二日一早便顶着熊猫眼去赶飞机,坐上飞机的那刹那我的心都悬了起来。
  
  我做梦也没有想到,我竟然会为了一个男生一个人去这么远的地方。
  
  飞机两个多小时便到达了机场,中间我打了个小盹,空姐儿把我叫醒的。
  
  一觉醒过来就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说实在我心里还是挺忐忑的。
  
  但是一想到他在机场接我,马上就可以见到他了。
  
  那种忐忑又变成了不安。
  
  那时还是冬天,跟家乡比起来他那边挺冷的。
  
  我穿了件羽绒服还在打哆嗦,在行礼停放处找到了行李箱就出了机场。
  
  机场外停着很多的士,但是我没有看见他。
  
  我刚想打电话给他,我的电话就响了。
  
  拿起来一看果然是他,我急忙接了电话。
  
  “你在哪?”伤感情话
  
  “我不能来接你了,你自己去找个宾馆先住下吧。”
  
  “阿?那行,我找到住处再打电话给你。”
  
  “恩。”
  
  我还想问他,他想不想要晚上一起去吃饭,他就把电话给挂了。
  
  当时我真的没想太多,只认为他有事所以才无法来接我。
  
  可是后面的事我无论如何也无法想到,如果我想到了我当场找到他就给他两耳光然后走人!
  
  因为我在那个地方也有个朋友,我找好住处就打了个电话给她,她很快就出来找我了。
  
  在这里我就简称她为N。
  
  N见到我时拉着我不停的说话,但是当时我根本就提不起任何兴趣。
  
  就连吃饭的时候也拿着手机生怕遗漏了他的电话。
  
  就这样到了半夜,他终于打电话过来了。
  
  没想到他打电话过来的第一句话是:“syc,我们分手吧。”
  
  “……”我不知道如何回答他,所以只好不说话。
  
  “syc,你在听吗?”
  
  “在。”
  
  “我们分手吧。”
  
  “可是我们还没有见面。”
  
  “已经见过了,只是你不知道。”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旁边很嘈杂,还有女人在旁边嬉笑的声音。
  
  我当时不知道怎么头脑一热,脱口而出,“你旁边那女的是谁?你是不是因为她才和我分手的?”
  
  电话那头沉默了半响,我听到他叹了口气,“有些话不必说的太明,伤害的只会是你。”
  
  听到这句话时,我的酒清醒了大半。
  
  N可能看见了我的表情,在旁边焦急的问我怎么了。
  
  我看了她一眼,将电话挂断,然后靠在她的肩膀上,“我失恋了。”
  
  “怎么回事?”
  
  “没。”
  
  还没有去找他之前其实我已经想过这个结果,虽然是网恋,但在现实中谁也不能保证对方没有其它的男(女)朋友。
  
  那晚上我是醉着回到宾馆的,第二日起身的时候已经是下午3点多。
  
  我回想了一些当时的事,很快就想通了。
  
  如果那个女人真是他现实中的媳妇儿,那我只算一个第三者。
  
  我不愿意做第三者。
  
  所以我决定再和N玩几天然后就回家。
  
  这个时候我拿电话看了眼时间,没有看见时间却看见了十多个未接来电。
  
  并且都是同一个号码。
  
  现在简称那个男人为Y。
  
  我以为是Y打来的电话,很快就拨了回去。
  
  电话嘟了两声后就通了,对方接的很快。
  
  可是那个声音竟然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我愣在床上大气不敢出。
  
  “是syc?”
  
  “你是哪位?”
  
  “我是L,是y的女朋友。”
  
  “恩。”
  
  “你晚上能出来吗?我有点事想和你说。”
  
  其实我想,我真的没必要去打搅别人的幸福,所以我拒绝了。
  
  可是L在那边又说了很多,说她如何如何爱Y阿,说她离开不了Y之类的。
  
  我听着听着突然觉得好笑,Y已经和我把关系摆明了,她还在这里说个屁?
  
  既然她要一个交代,我给她交代就是了!
  
  我答应了她,晚上7点在她定的咖啡厅见面。
  
  初见L的时候,她给我的感觉很不好。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种情况,有些人看一眼你会很舒服,但有些人就算她再漂亮也让人感觉油腻。
  
  我不喜欢她,她不需要知道。
  
  但是不得不说,L的确长的很漂亮,但是就是妆太浓,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眼线,竟然晕染得像个熊猫眼一样。
  
  我刚坐下来,她就进入正题了,“我直接给你说吧,Y不喜欢你。”
  
  我点点头,坐等下文。
  
  “还有,你不要以为是我做了第三者,Y给我说了,他根本就没答应和你在一起,是你缠着他的。”
  
  听到这儿,我错愕的看着她。
  
  许久我才找会了理智,“你的意思是其实你早就知道Y和我的事,并且在我之后和他在一起的?”
  
  “不然你以为呢?”
  
  Y的表情有些得意,我真害怕她得瑟着假睫毛会掉下来。
  
  现在想起来就觉得好笑,可是那时对于我来说真的是晴天霹雳。
  
  我突然想到Y说其实我们早就见过了。
  
  难道当时我下机的时候他已经在机场见过我,但是我长的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称心如意,所以毫不犹豫的把我一脚踢开,和这个狐狸精在一起?
  
  请原谅我的修辞,但她真的很狐很精。
  
  我当时就气愤了,无名火噌噌噌的就冒了起来。
  
  “你抢了别人媳妇,到底哪来的脸在这里装13?”
  
  她的脸一下子就绿了,刷的站起来,“你有胆子再给我说一遍!”
  
  我也一下子站起来,抬起头看着她,“就算他不喜欢我又怎么样?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告诉我这些?你和他什么关系和我没关系,但是你别浪费我时间行不行?”
  
  我那时候是真的怒了,就算Y不喜欢我,也轮不到她来给我说阿!
  
  她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掏出手机就打了个电话,挂了电话后她又瞪了我一眼,“有胆你就在这等着!”
  
  “骂不过找救兵?我也会阿!”我立马也摸出电话打了个电话给N。
  
  N听说有人找我麻烦,她在电话那头就骂了起来,并且说很快就来找我。
  
  只是我没想到她快,L的人比她更快。
  
  原来她选择的这个咖啡厅就在一个夜店不远的地方,她喊的这些人都是经常在夜店里玩的,各个穿着高跟鞋,雄赳赳气昂昂的就走了进来。
  
  我当时数了一下,大概五六个人,各个海拔都比我高。
  
  当时我说话还得抬着头和她们说。
  
  几个人进来二话不说就把我拉了出去,一直拉到夜店后面的巷子里才停了下来。
  
  L得瑟的看着我,从那几个人手里接过一支烟来点上,“syc,我好心提醒你,是你自己要招惹我的,今天就不要怪我人多欺负人少了。”
  
  “我怕你不成!”当时我真的是死鸭子嘴硬,心里期盼着N赶紧过来。
  
  L听我这话,将烟丢到了地上,伸出手就往我脸上招呼。
  
  当时我也不知道拿那么快速度,竟把她的手给握住了。
  
  她见没得手就有些颓了,我哪能让她的救兵上来围攻我,还没等那几个人冲到我面前,我一下子就把L推到了地上,然后揪着她的头发劈头盖脸就是一阵猛踹。
  
  但是猛虎终究斗不过群狼。
  
  最后我还是被那群人围攻了,我躺在地上拼命护着头,那些女人的高跟鞋毫不留情的在我身上踢来踢去。
  
  最后不知道那个神壳子一脚踢在我的肚子上。
  
  我一下子就喘不过气来。
  
  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她们,眼睁睁的看着L从地上捡起砖头狠狠的砸向我的头。
  
  砖头碎了,我突然觉得自己像喝了酒一样,整个人是懵的。
  
  我当时脑袋上没有任何感觉,从地上爬起来就要捡砖头去砸L,但是没等我够到L,她们几个就跑了。
  
  我也跟着跑了两步,一下子就没了力气。
  
  当N赶到的时候,我头上的血已经凝固了,身上也被溅了不少。
  
  我手抖着在路边抽烟,尼玛那叫一个销魂!
  
  N一见我这个样子就哭了,急忙招呼的士把我送往医院。
  
  我清楚的记得医生一共缝了七针,虽然打了局部麻醉,但是针刺进去的时候还是有疼痛感。
  
  已经完全处理好伤口后,我清洗了一下脸上的血迹。
  
  我的脸都肿了,头上那个护头的把我弄的跟个梨儿似的。
  
  N哭的梨花带雨,边哭边说要帮我报仇。
  
  其实N是个很漂亮的女生,已经在我那个城市的时候就有不少人追她,不过她都看不上眼,后来家里的原因搬到了这个城市。
  
  很长时间没见,她长的越来越好看了。
  
  我在她旁边坐了下来,“这件事就算了,我不希望你为难。”
  
  “为个屁的难!什么贱女人,真tm不要脸!”
  
  我极度恶寒,因为我是第一次听到她说脏话。
  
  其实我早就在心里想好对策,不让N找L的原因,怕她为难是其次,想要亲自报仇才是主要。
  
  既然Y嫌弃我的长相,反正现在微整形不贵,到时候整了还怕没有机会?
  
  不过N并不知道我的这个想法,当我接到她的电话时,我已经回到家乡躺在医院里整个一个多月了。
  
  N说:“你让我不要找她麻烦我的确没找,现在我就和她在夜店呢。”
  
  我安静的听着,脸上因为刚做完手术没法做什么表情。
  
  “这个女人就是个13!天天跟着一些老男人出去混酒喝,而且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没有什么正常的男人打过电话给她,你说你男朋友是不是和她分手了?”
  
  N的这句话是有矛盾的,既然是我的男朋友怎么又会和她分手呢?
  
  “N,不要再和她来往。”
  
  “不行!我现在是在调查她的底细,让她那么对你,我要让她好看!”
  
  “你不要做傻事!”
  
  “cc,你个笨蛋,我这是为你好阿,不说了,我得出去了。”
  
  不等我再说话,N已经将电话挂断了。
  
  我心里开始隐隐不安,我是不是害了N?
  
  当我的脸完全康复的时候,已经是三个月以后。
  
  这期间N没有再打一个电话给我,并且我打过去不是关机就是停机,这让我越来越焦急了。
  
  我试想过打电话给Y,然后让他帮忙问一下L,因为我的手机上已经没有了L的号码。
  
  不过这个想法很快就被我否定了。
  
  现在打过去,Y会怎么想?
  
  恐怕会想我是故意找借口打电话给他的吧。
  
  越来越不放心N,我立马定了票,准备在三日后再去那个鬼城市看看N。
  
  不过我的脸真的漂亮了。
  
  眼睛大了很多,鼻子也挺了不少,皮肤也更白皙了。
  
  看来我花那么多钱往脸色填东西还是值得的。
  
  我去到那个鬼城市以后又抱着侥幸心理打电圞话给N,但是依旧是关机。
  
  后来我就去她家找了,其实我和N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所以她父母见到我的时候很开心,后来叔叔阿姨告诉我N已经很长时间没回家了。
  
  N不是乖乖女,但是也不乱,反正这是她头一次这么长时间不回家。
  
  我一听也慌了,出了N家我就立马打了电圞话给Y。
  
  头一遍打没人接,打第二遍的时候他接了。
  
  “干嘛?”
  
  “你知不知道L的电圞话?”
  
  那边沉默了半响,“你认识L?”
  
  我心里咯噔一声,冷笑起来,“你也别搁我这装了,你告诉我L的号码。”
  
  然后他告诉我这几天L都没有找过她,打电圞话也是关机。
  
  我在这个城市除了N就只认识Y了,为了找N我只有厚着脸皮约他出来,毕竟他比我熟悉这个城市。
  
  先前他犹豫了一下,然后就答应了。
  
  他说他在网吧,告诉了我地址让我去找他。
  
  到网吧的时候有一群男人在门口吸烟,我一眼就认出了Y。
  
  Y长的挺好,182的个子,长的也很干净。
  
  他见我走过来只是稍微愣了一下,然后试探性的问我,“syc?”
  
  我点点头,他旁边的朋友就起哄。
  
  当时我没那么多精力跟他叙旧,直接就告诉他N的事。
  
  他把烟掐了,说等他想想办法。短信大全
  
  Y打过去给L的朋友,不知道说了什么,Y挂了电话就给我说,让我别找了。
  
  我当时一下子就泄气了,问他原因。
  
  他什么也没说,就让我别找了。
  
  我就一直问他原因,他到最后就和朋友聊天不理我。
  
  因为网吧门口人太多,我不好暴粗口,我就忍着满肚子脏话问他,L到底是做什么的。
  
  当时我记得他看了我一眼,然后笑了。
  
  最后什么也没有给我说。
  
  我觉得没什么话可跟他说了,就找借口离开了网吧。
  
  坐在的士上时我一直在想他那个意味深长的笑。
  
  想着想着我电话就响了。
  
  我一看号码,当时差点激动的蹦起来。
  
  是N打来的电话。
  
  “syc?”N的声音懒懒的,感觉没有力气。
  
  我急忙答应,然后质问她这些天去什么地方了,怎么电话也关机。
  
  她显得很不耐烦,最后竟说“我去哪还需要向你汇报?”
  
  我的心当时就凉了。
  
  潜意识告诉我,现在的N已经不是以前的N了。
  
  但是N如果真的被L带坏了,那么我自己也难以难辞其咎。
  
  可是N打了那个电话以后又把电话关机了,我想了想让司机掉头,去刚才那个网吧找Y。
  
  Y在玩游戏,见到我进来也没多大的反应。
  
  我也不说话,等他把游戏玩完。
  
  玩完以后他转过头问我怎么了,我说N打电话给我了。
  
  他说哦,然后呢?
  
  我想了想,问他L经常去哪个夜店玩。
  
  听到这句话他就没理我了,很久才说他不知道。
  
  他不可能不知道!
  
  后来我说如果他不告诉我,我就去报警了,这件事他也没法逃避责任。
  
  当时他就火了,将耳机啪的甩到桌子上。
  
  “我带你去。”
  
  如果这是小说,那么我去那个夜店一定可以找到L。
  
  但是我没有找到,夜店真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地方吵不说,那些喝醉的男人没一个有素质。
  
  我和Y进去找了一圈就出来了。
  
  他抽着烟,脸色有些微红。
  
  这个夜店里他朋友挺多的,只是随便绕了一圈他就被灌了些酒。
  
  我拿着电话看着屏幕,不知道怎么办。
  
  “syc,你朋友什么时候和L在一起的?”
  
  “好几个月了。”
  
  他哦了一声,然后又笑了。
  
  我讨厌他这种意味深长的笑,因为我猜不到他在想什么。
  
  很久,他把烟抽玩了才说“你别去找了,找到了也不是你想的那样”。
  
  又是这句话!
  
  Y说的其实我并不是没有想过,做手术的时候我就在想,L这样的女人在外面肯定是已经混惯了,N这么漂亮愿意和她做朋友,她当然愿意阿。
  
  她去的地方都是些夜店酒吧之类的,何况N还说她经常和一些男人混酒喝。
  
  但是N不同!她不能和L一样!
  
  我和Y在夜店门口等了很久,夜店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有些站在夜店外面抽烟聊天,有几个女的一直盯着我看。
  
  我认出了她们,不错,她们就是L的朋友!
  
  上次在巷子里打我的那几个女人!
  
  那些女的发现我也看见她们了,对我翻了个白眼。
  
  我笑了,然后走了过去。
  
  她们见我过去转身就要走,我立马拉住了其中一个。
  
  “我草,你上次还没玩够是吧?”那女的一把将我的手甩开,瞪着眼睛看着我。
  
  我把手机拿出来,“给我L的电话。”
  
  那女的一听我的话就笑了,这时Y走了过来,显然她们和Y很熟,见他过来就急忙给他打招呼。
  
  Y看看我,又低头在那女的耳边说了句什么,那女的脸色就变了。
  
  “她和C哥他们在一起,我只知道这些。”她给Y说。
  
  “给我她电话阿!”
  
  “你那么能你自己不会去找?”她白了我一眼,跟着她的那群朋友走了。
  
  Y不给我号码,这群女的也不给我。
  
  N肯定出事了!
  
  三天后,我找到了N。
  
  她和L一起来宾馆找我的,宾馆的地址是我之前到的时候发去N手机上的。
  
  我让她见到了立即来找我。
  
  N来的时候已经剪了短发,穿着一件宽松的T恤和一条牛仔裤,很清爽。
  
  她的脸色很苍白,似乎很久没有吃东西。
  
  L进来看见了我就将脸转到了一边。
  
  我问N她这段时间去哪了,她支支吾吾没有说出来。
  
  然后这个时候L说了句,“宝贝,我去买wsj,你那还有没有钱?”
  
  N摇摇头,不说话。
  
  我心里咯噔一声,瞬间明白了什么,从包里摸了钱给L。
  
  L拿着钱就出去了。
  
  L出去以后,我急忙拉住N的手,“你跟她怎么回事?”
  
  她笑了笑,然后看着我,“你真不明白?”
  
  我一下子就没力气了,我这么担心她,每天都在找她,到头来她却和L搞上了?!
  
  “你明明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为钱,和一些东西。”
  
  钱!我听到这个字当时就火了。
  
  你N也不是个见钱眼开的人,现在和L在一起竟然说为钱,能编造个更好的理由吗?
  
  “我明说了,今天来找你也是借钱的。”
  
  我松开她的手,然后别开头不说话。
  
  我不知道最近N到底发生了什么,她现在竟然瘦的只剩皮包骨头。
  
  更没想到,她来找我竟然是为钱。
  
  可是我没法,因为是我害了她。
  
  “多少?”
  
  “先借我三千。”
  
  三千块钱那时候对我来说也是个不小的数目,我又旁敲侧击问了N很多事,她只挑一些不严重的事给我说。
  
  譬如她和L在一起的第二个月就好上了。
  
  也就是说N为了L变成了T。
  
  我想N不是真的喜欢L,至少我这么认为。
  
  我去银行取了钱给她们,当时L的样子也很憔悴,她跟我道了声谢,那时候觉得她很可怜。
  
  送别了她们我就准备回家了,再在这里呆下去我怕自己会整个炸掉。
  
  不过我又想起来Y的事,我来这里不就是为了找Y?
  
  我还没有报复他,怎么可以回去!
  
  可是想到N我又颓了,N已经变成这幅样子,我现在提报复多可笑?
  
  我就是因为一心只想报复害了我最好的姐妹!
  
  我打电话给Y,逼问他L她们是不是缺钱,为什么缺,到底用去做什么?
  
  Y想也没想就把电话挂了,就当我没办法的时候,他又打了电话过来。
  
  他说:“syc,我已经说过让你不要再找了,你不听我的话,你想变得和她们一样?”
  
  我当时真想抽他,“什么样要你管?老子姐妹变成这种样子,你TM还给我说这些?”
  
  “你姐妹变成那种样子,全是她自找的!”
  
  我从来没那么恨过一个人,我把电话挂了,然后去了酒吧。
  
  这期间Y一直打电话过来,我没有接。
  
  我去了之前遇到L朋友的那个酒吧,里面很吵,我一个人要了一打酒。
  
  L的朋友们在舞池中跳舞,我一眼就看到了。
  
  我走过去,问她们要不要和我一起喝酒,她们先前也只是犹豫了一下,但听到酒钱我开,他们就同意了。
  
  其实一开始让她们过来喝酒完全是因为我真的太烦了,有点慌不择路的感觉。
  
  但是我没有想到,就是因为这一顿酒,让我得到了一些费尽心思都想要得到的消息。
  
  当时已经很晚了,L的小姐妹喝了酒很疯。
  
  和她们了解之后我才明白其实她们对L也很不满,因为之前L都是带着她们去C哥那里,现在只带N不叫她们了。
  
  而去C哥那里并不是有酒喝,而是有一种叫作马古的东西吸。
  
  我第一次知道有这种东西时,是在网上。
  
  以前网上有个帖子,就是把马古的图片弄出来。
  
  据说那是一种类似兴丵奋剂的新型毒。
  
  可是最让我震惊的消息还在后面!
  
  L之前和她们也借过钱,到后来不知道听谁说L的另一个姐妹不见了,现在简称那个人为x,x和L一直都是好朋友,很好的那种。
  
  L的小姐妹告诉我,x其实是被L和N给卖了。
  
  卖了钱去买马古……
  
  听到这个消息我真的被吓了一跳,贩卖人口恐怕是电视上最常提到的罪行了,我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画面,瘸脚的乞丐,被送往山村受辱的妇女。
  
  我回到宾馆后立即打了个电话给奕,我没有告诉他为什么,只要求他带我去C哥那里。
  
  我必须找到凝,不管她变成什么样了,必须找到她将她带回去。
  
  我心里唯一害怕的是,她们的所作所为如果被人揭穿,凝就会被JC抓去。
  
  奕想也没想就拒绝了我,他清楚C哥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所以他现在不允许我去。我死死的捏着电话,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你是我什么人?你凭什么管我?我找你是因为想到你可能会作为朋友来帮助我,而不是让你把自己的位置摆错!”
  
  我清楚的听到奕在那边叹了口气,“我是什么人你不清楚吗?”
  
  “我必须去找N,不能再让她和L在一起。”
  
  “找到又怎样,难不成你还可以拿钱去给她们赔不成?”
  
  “你也知道?”
  
  “呵,她很久就来找过我借钱了,那个女孩已经回来了。”
  
  然后,我就在Y的这里了解清楚了那件事的整个大概。
  
  事实是在一个月以前,林的毒瘾犯了,但是已经没钱去买马古。她和薛坐台的钱已经用得一干二净,就在山穷水尽的时候,林的一个朋友告诉她可以通过一条捷径得到钱。
  
  林答应了,并且薛也答应了。(情话大全 www.zaoyou888.com)
  
  薛答应是因为她答应林,把她卖过去,然后她逃回来。
  
  也就是让林在这边收钱,收完钱后寄她的那一份给她,然后她逃回来。
  
  这么好的差事林当然电影,可是薛如何也没有想到林为了马古已经丧心病狂了,林拿到钱后非但没有跟薛联系,还把手机关机,让所有人都找不到她。
  
  她以为薛在那边回不来了,但是薛是那种要强的女人,她屡次逃跑被抓回来以后就妥协了,只是要求男方可以带她回来见父母一面。
  
  N和L因为那个女人要回来,所以她们逃跑了。
  
  我呢,自然还不能走,一是担心N突然回来找不到我,二是因为我还没有报复Y。
  
  其实我早就知道Y对我有感觉了,从他不让我打电话给L开始我就知道,只是我没有揭穿他。男人嘛,那种若即若离的感觉他总是喜欢的,越得不到手他越要想,整个一个贱皮子。
  
  我在那个鬼地方大概呆了一个多月,那天刚好是Y朋友的生日,他打电话给我让我出去,说他哥们偏要让他带个女的去,没有办法才打电话给我的。
  
  我想,这正是我计划开始的必要阶梯。
  
  我很爽快的答应了他,约在晚8点在他朋友生日的那家KTV见面。
  
  其实Y是个不错的男生,个子很高,皮肤也很白皙,但我最喜欢的是他的眼睛。
  
  他的睫毛很长,所以让眼睛看起来像画了眼线一样,再者他的手长的也不错,我看男人最先就是看这两样东西。虽然我并不认为他的性格能配得上那双眼睛。
  
  Y来的时候身边跟着几个男人,他穿了一件黑色的T恤,整个人显得十分精神并且很帅气。我给他打了招呼就进去了。
  
  KTV里面很吵,那些男的多数都带了女人,各个浓妆艳抹。
  
  我还好,就画了一点淡妆,进去看到她们以后我发现自己还是有先见之明的。
  
  因为- -
  
  他朋友竟然找了坐台的小姐来陪酒,那些坐台的也是异常暴露,并且画着浓妆。和那些男人带来的女朋友没什么区别。
  
  ……
  
  美丽的误会总是从喝醉开始的,当然我当时还是挺矜持的,那天Y的确是烂醉如泥,就连回家的路也不认得了。现在想起来我怀疑他是装的。
  
  后来我带他去了我住的宾馆,我又重新开了一间房间。
  
  当然,当我搬进新房间的时候没有忘记给他一耳光,当时他应该酒一下子就醒了,愣在床上发呆吧。
  
  第二日醒过来的时候,是他敲响了我房间的门。
  
  我们就一个在门里一个在门外看着不说话,许久他才摸摸自己脑袋给我说了句对不起。
  
  他的脸有点肿,可想而知我下手有多重。
  
  可奇迹的是他竟然没有责备我,还让我换好衣服和他一起出去用早餐。
  
  就这样,我们自然而然就在一起了。
  
  我并不想写报复之外的事,因为那些会让我觉得对不起他。
  
  和他在一起有甜蜜也有争吵,双方都会妥协,他会用自己的工资给我买衣服,也会陪着我去想去的东西。
  
  那些时候,日子是甜蜜的。爱情宣言
  
  我不是什么聪明的女人,我的修养是在台湾万恶的肥皂剧里熏陶出来的,我能想到唯一报复他的手段,只有让他破产。但是他没有财产,他有不是那种七老八十的男人,奋斗了一生风光无限找个小老婆来送钱的。
  
  他有的只是这些年打拼出来的十多万,他家挺有钱的,不过他选择自己出来奋斗。
  
  为了让他破产……(我那个时候就是电视剧里常常出现的坏女人)
  
  我每天都在他租的房子里为他煮饭,洗衣服,各种家庭妇女该干的我都干了,除了同房。
  
  就这样过了半年,我一直骗父母我在外面找到了工作,每个月也用Y给我的钱寄回去给他们。一直到有一天,我潜伏了这么久终于找到突破口了。
  
  他竟然把信用卡拿给了我。。
  
  拿到卡的时候我紧张的语无伦次,毕竟一个男人如果愿意把自己的存款都交给你,那么只能说明他已经承认你是他的一份子。可是那时候我竟然忘了,Y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渐渐的,Y开始彻夜不归,原因你们估计也明白,就是我不和他同房。
  
  我觉得已经差不多了,那天我一个人去了家电公司,刷完卡以后让他们把那些新的家电般去他租的房子里。然后把他买给我的手机,相机,衣服全部砸碎撕碎,再用一个箱子整理起来,放在客厅里。
  
  我估计他收到银行的短信跑回来的时候,看见满屋子亮得闪眼的家电恐怕会咆哮吧。
  
  可是我已经看不见了,那张用了很久的卡被我剪成了两半,和那些破碎的礼物呆在一起等待它的主人。
  
  里面还有一封信,只有短短几个字:
  
  你太可怕,所以我只能比你还要可怕。
  
  坐上回家的车我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终于“报复”了他,但是同时被报复的其实还有我自己,我在这场战争中失去了我的姐妹,永远也找不回来了。
  
  ============完===============
------分隔线----------------------------
相关爱情故事
精华阅读
北京赛车下注app 北京赛车pk10APP开发 北京赛车pk10计划app 极速快三计划 北京赛车pk10APP 皇家 北京赛车pk10APP 皇家 北京赛车pk10下载 北京赛车pk10APP下载 北京赛车pk10app下载 北京赛车